找回地址请发邮件 kpian@mail.com
红映残阳 第四部 妖道灵源

2017-08-19

作者:紫狂

          目录:

        第一部:族灭身残  01-09

        第二部:陈宫艳姬  10-22

        第三部:大齐后妃  23-30

        第四部:妖道灵源  30-37

        第五部:生机重现  38-46

        第六部:璧沉朔漠  47-5 

            第四部    妖道灵源

                30

  时光荏苒,夏去冬来,已是皇武十年秋。

  毓德宫毫无人迹,人们的记忆也渐渐模糊。幽深的皇宫再没有废后一点影子

  如今齐帝无心朝政,整日在宫中嬉耍玩乐。各地附炎之徒,竞相晋献百工杂

技以求皇上欢心。

  宫中荣妃、柔妃分庭抗礼,齐帝不偏不倚在紫氤殿和倚兰馆轮流歇宿,每有

赏赐,必是两人同等。荣妃家世显赫,居然与一个无根无基的舞姬同等,每念至

此,都是忿忿不平。两妃各有一帮心腹,相互明争暗斗,攘无宁日。但争来争去

,谁都没怀上龙子。

  至於丽妃等人,独居深宫,终年见不到皇上一面。

  齐帝倚红偎翠,又在南朝一带广收美女以充后宫,调鹰斗犬诸事不绝,反而

比以前还忙上几分。他乐在其中,自谓政通人和,天下太平,乾脆不再上朝。内

庭外朝间,只有成怀恩、曹怀等人传递消息。

  偶有铮臣上书直谏,齐帝开始还以求子为由塞搪。再有人不识相喋喋不休,

便龙颜大怒。砍了三四个大臣,耳根也就清净下来。

  倒是成怀恩这个小太监,虽然倍受宠信,却不擅权,从无独断专行之举,因

此诸臣纵有怨言,朝中却还无事。

  成怀恩深居简出,做出小心谨慎的模样,处处小心收敛,绝不妄交大臣。无

论忠奸与否,都是一视同仁。

  内府宁所已经成为他的爪牙,触角深入各处,上至深宫内廷,下到州县边塞

,都有宁所紫衣内相的身影。但他约束曹怀、郑全等人,只暗中收集情报,从不

参与政事。

  神武营交由王镇负责,由他挑选精锐组成的武焕军已有五千之数,装备精良

远过於羽林军,堪称齐军之冠。

  每日朝臣将需圣上决断的政事汇总,交由内相。成怀恩於次日清晨携入宫中

,面见齐帝。事毕无论早晚,必到丽妃处一坐,盘桓一个时辰左右。

  丽妃因失子而黯然多日,但成怀恩干那件天怒人怨的残暴之行后,突然转了

性般,对她和颜悦色。不但再无凌辱之举,甚至连大声喝骂都不再有。因此她心

神渐渐安定下来,见了成怀恩也不再瑟瑟发抖。

  成怀恩无法面对自己的心理,原本还有些忐忑,后来乾脆根本不去想自己的

举动有何异常。一入华宫阳阴冷沉稳的表情便消失无踪,坦然──甚至有些兴奋

的钻进丽妃怀里,捧起那对圣洁乳房,一边吸吮,一边用心品味乳汁的味道。起

初,那股淡淡的奶香总使他悲喜交加。慢慢的,成怀恩沉浸其中,彷彿回到儿时

,无忧无喜。他不再要求丽妃在面前赤裸,甚至有些害怕看到这具自己肆意蹂躏

过的身体。

  淡淡的日光穿窗而入,一缕似有似无的奇特感情,在空虚的女人和寂寞的少

年之间,悄悄滋长。

  八月十五那日,齐帝遍赏群臣,以示天子隆恩。各部官员在宫门外叩首谢恩

,便各自散去。

  赐给成怀恩的赏物分外厚重,但他并不在意。他想的是昨天陈芜送来的消息

:齐成玉想面见公公,然后还山。

  屈指算来,齐成玉已经在自己门下两年,炼制各种药物无数。近一年来,两

人满打满算,见面不到十次。其间齐成玉屡次求去,成怀恩都婉言相留。但听陈

芜的口气,他这回是铁了心要走,连鼎炉都废弃不用。

  其实成怀恩早就巴不得除掉这妖道,以免露出风声。只是身体远未复原,不

敢痛下杀手。

  暗骂一声,成怀恩命大轿转往东城。

      ***  ***  ***  ***  ***

  齐成玉确实气得紧了。虽然那忘恩负义的小子表面上供奉无缺,要什么给什

么,甚至隔三差五给他找来艳女相陪,但绝不许他出门半步。名为尊师,实同囚

禁,如此两年下来,齐成玉头发白一半。道家最重养生,以往齐成玉年余必入深

山一游,这样的软禁真比杀了他还难受。

  成怀恩步入院中,淡笑施礼,「齐先生近来无恙?」

  齐成玉脸色铁青,冷哼一声,说道:「公公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我齐成玉是

你手下的囚徒不成?」

  成怀恩深深一躬,说道:「请先生息怒,不知先生为何事烦扰?」

  齐成玉咆哮说:「何事烦扰?我在此两年,足不出户,形同囚徒!这岂是公

公待客之道!」

  成怀恩冷眼相观,这妖道一向注重仪表,一派仙风道骨,此时如此形态,绝

非本性。既然他咄咄逼人,那自己不防以退为进,眼下还不能跟他撕破脸皮,免

得功亏一篑。想着乾脆双膝跪倒,重重磕了个头,「学生照顾不周,还请先生暂

且息怒。」

  齐成玉见惯了他的演技,毫不动容,但如今他给足面子,自己也就坡下驴,

重重喘了气,歎道:「贫道尽心竭力为公公炼丹制药,原是想为公公分忧。奈何

公公对在下苦心……唉,如此多留无益,还是就此告辞,作个闲云野鹤罢了。」

  成怀恩正容说:「弟子对先生敬如天人,怎敢有丝毫不敬,先生切莫误会。

  「哼,如此佳节我欲入山一游,为公公寻觅灵药,竟为阉奴所拦,是何道理

?」齐成玉故意用阉奴一词,意在暗示成怀恩自己的功劳。

  成怀恩淡然一笑,「先生果然是误会了,学生此举意在防外人打扰先生修行

,并非敢阻先生。」

  「那为何不许我出门?」

  「先生有何需用自可吩咐下人,何必出门?」

  齐成玉怒道:「难道我欲去终南一游,公公还能把终南山搬入此院中吗!」

  成怀恩歎道:「先生息怒,若是此事,恕难从命──弟子修行步步荆棘,实

不敢须臾相离。若先生一去数十日,学生偶有差池,置弟子如何呢?」

  齐成玉容色稍霁,「公公不必担心,公公修行不辍,又善为调理,依原法而

行,一月之内绝无意外。待在下云游之后,必回来为公公效劳。」

  成怀恩静默片刻,肯切地说:「能否请先生暂缓数日?眼下回天丹已尽,还

请先生炼制,只要够三月之用,绝不敢相强。」

  齐成玉暗悔自己把时间说得太长,若说数日便回,手中多余的回天丹已然够

用。只要离开此地,难道还回来自投罗网吗?勉强应道:「五日后公公自可派人

来取。」

  成怀恩拱手离去,坐在轿中闷闷不乐。五日后如果齐成玉坚持要走,那只好

图穷匕现。无论如何,绝不能让这妖道生离此地!两害相权,复阳事小,泄密事

大。一旦走漏风声,自己性命不保。

      ***  ***  ***  ***  ***

  时已中秋,滴红院仍是树木葱隆。几点淡淡的灯光,掩映在绿叶中。天上明

月如洗,银辉处处,如梦如幻。

  红杏又胖了许多,耸着颤微微肥乳在前引路,「今儿个非烟那贱婊子在背后

吱吱歪歪,奴婢打了几鞭才老实;梦奴的病还没好,刚吃了药睡着了,要不要奴

婢喊她过来伺候?郑奴给主子绣的腰带做完了,贱人笨手笨脚的,费了主子三两

金线;芳奴……」

  还在饶舌,成怀恩已经走入房中,红杏知趣闭上嘴,自去找别人撒气。

  非烟、梦雪;芳若、花宜;谢氏姐妹两两同居一室,分住一楼二楼。三楼是

成怀恩卧房,平时郑后在此独居。

  郑后娇艳的丽色丝毫未改,她款款起身替成怀恩脱掉靴子,然后除下外袍放

在外间。

  成怀恩惬意地躺在榻上舒散筋骨,一转眼,看到床边放着一条腰带,上面的

飞龙由金丝绣成,周围是银线织成的云朵,腰带正中是一颗红宝石,光彩夺目。

  灯光下虬曲的龙身在云中时隐时现,精、气、神都集中在那颗红宝石上,像

是要一口吞下般张牙舞爪,鳞片飞扬,栩栩如生。

  成怀恩爱不释手,拿起来围在腰间,只觉宽窄大小无不处处合适。

  郑后见他高兴,小心地说:「主子喜欢吗?」

  成怀恩点点头,「嗯,不错!」

  「……主子,我想见见……」

  成怀恩的脸顿时阴沉下来。他妈的,这贱人真是……死心眼儿!数日前郑后

主动提出要给他绣条腰带,弄得成怀恩心花怒放,没想到又是要见那个废物,他

暴燥地说:「三个月去看一次,你烦不烦?那傢伙算什么东西!整天泡在酒池子

里,醉生梦死,你还念念不忘?」

  郑后没有说话,两眼直直看着地面,一滴清泪从秀发间滴落,彷彿比耳后那

粒成怀恩给她的明珠更大更亮。

  成怀恩恨意涌起,把腰带一丢,冷冷道:「你自己说,这次怎么弄!」

  白玉般的脸庞顿时飞起一层红霞,她每次去看陈主,成怀恩都要在隔壁对她

大肆淫虐,而且每次都要玩弄种种花样,一到高潮立刻带她离开。

  郑后的耳根都红透了,才小声嗫嚅了一句。

  成怀恩冷笑道:「哼,还装什么贞洁,你的骚屄爷干了有上千次了吧?大声

说!」

  郑后细若蚊蚋的低声说:「主子……后庭……」

  成怀恩心中一荡,郑后的屁眼儿他觊觎多时,但一来太过紧窄,残根难入,

二来於复元无补,因此始终没有相强。此时听到天仙般的艳后主动献出美臀,不

由咧嘴笑道:「娘娘真是癡心──过来,让我看看!」

  郑后脸上还带着泪珠,勉强抬头一笑,直如奇花初绽,连天上的明月也黯然

失色。

  郑后垂下白嫩的柔颈,解开丝带,缓缓除去轻纱,露出艳红的抹肚。几朵嫩

黄的小花碎碎缀在抹肚边缘,翠叶翻卷,与冰肌玉肤相映成趣。

  正待脱下抹肚,成怀恩叫道:「转身。」

  郑后略一迟疑,转过身去。抹肚只是一块红布,从胸前直盖到股间,背后却

是一无阻挡,粉背雪臀暴露无遗。成怀恩盯着圆臀间的幽谷,心跳不已。虽然这

个身体自己已经玩弄一年有余,但每次看到都像第一次般为之惊艳。

  一双柔若无骨的玉手挽住背后的系带,轻轻分开。艳红的抹肚落在地上,室

中只剩下一具曲线玲珑的女体,在烛光月色下,散发着柔和的光芒。

  郑后仰身跪在榻上,两膝平分,玉户微绽。粉嫩的股间纤毫毕露,秘处诸般

胜境尽收眼底。

  成怀恩在紧窄的肉穴内掏弄片刻,待指间渐渐湿润,挺起下身,肉棒抵住柔

嫩的花瓣,不再动作。

  齐成玉以药物掩饰他复原的外形,因此外表仍是声音尖细,颌下光洁无须,

连腹下也没有一根毛发。不过原来白弱的阴茎,此时勃起已有四寸长短,与常人

相仿。但直径却过於常人。由於在诸姬体内昼夜不停的交合一年有余,细嫩的表

面上血管虬张,看上去粗壮威猛。阳物变粗,此消彼长,顶端的伤疤渐渐收缩,

平时隐在皮肤之下,一旦勃起,则鼓出棒身,变成一个坚硬的锐尖。下面阴囊也

已成形,胀胀鼓成一团。

  郑后知道主子是要让自己主动交合,忍羞握住那根粗壮的阳具,手指拨开花

瓣,放在肉穴边缘,慢慢送入。她的肉穴一如往昔,但成怀恩阳具渐长,已不需

金环相助,便可直接插入。

  色泽乌黑的肉棒慢慢挤入滑腻的嫩肉,塞满花径。郑后挪动腰臀,让肉棒进

得更深,心里想的却是那个风流潇洒的陈主。她闭上眼,想起初入宫禁时,陈主

怜爱万端的神情。那双写出无数锦辞丽句的手如此温存,彷彿春风拂过,每一个

动作都小心翼翼,像是怕弄痛了她一般。那时陈主每天都会在她耳边轻轻吟咏着

华美的文字,两人交颈而眠,睡梦中都在含笑……

  体内的肉棒重重刺入,硬硬的尖端刮在肉壁上,隐隐作痛。郑后从甜密的回

忆中惊醒来,「呀」的低叫一声,一滴泪水从娇艳的杏腮缓缓划下。

口味推荐

金瓶风月(下)
2018-10-2040‘12‘’
金瓶风月(上)
2018-10-2045‘10‘’
男屌丝的逆袭(3)
2018-07-0219‘47’‘
男屌丝的逆袭(1)
2018-06-2221‘51’‘
猛男诞生记(3)
2018-06-0232’14’‘
猛男诞生记(1)
2018-05-3132’46‘’
方子传 高清(中)
2018-05-1418'45''
方子传 高清(上)
2018-05-1425'56''
方子传 高清(下)
2018-05-1414'35''